首頁 > 優秀作品

巴金的家

發布時間:2018-10-12 07:35:09           責任編輯:宋力偉           點擊次數:15734

上海楓葉國際學校12D班 程奧琳

 

家是大時代的悲劇擰著小家庭的哀愁。——題記

 

   專橫,衰老,腐朽,封建,殘忍,沒落,崩潰......

   剛烈,純潔,厚道,大膽,柔情,抗爭,激蕩......

   其實從個人角度來講,我非常不喜歡看這種封建又悲情的小說,看得讓人心情格外的壓抑。但我又不得不說,一個大家族的分崩離析被巴金先生的妙筆展現得淋漓盡致,許是因為他在這個大宅院里生活了整整十九年,他對題材的熟悉以及深切的感受是真的能夠給我帶來了強烈的感染力。

   一邊是新時代朝氣蓬勃的青年,一邊是舊社會腐朽的封建宗法,在親情交織之下所萌發出的種種矛盾和沖突將一種復雜的況味表現得格外清晰。巴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只有27歲,但因為個人的成長經歷,這字里行間里的悲憫情懷已經全部展露無遺。這是一個沉重的時代,每個人心中的恨都太多了,比愛還多,但即便如此,還是有人在試著去愛人,幫助人,尊重長輩甚至厚待下人,家是巴金的縮影,他在試著把心交給讀者,他在試著把強烈的熱情和痛苦用最直白的方式呈現出來,“百年書生終寂寞,一生道德勝文章”,它承載著巴老沉甸甸的感情。

    慚愧的是,即便已經看了兩遍,這大宅院背后的心酸痛楚我依然沒能理解透徹,所以也只能硬著頭皮分析個一二。

    本以為這僅僅是一本壓抑極了的小說,但當我看到:“黑漆大門的公館靜寂地并排立在寒風里。兩個永遠沉默的石獅子蹲在門口。門開著,好像一只怪獸的大口。里面是一個黑洞,這里面有什么東西,誰也望不見” 的時候,心就不由的一顫,驚悚小說?是這只怪獸的血盆大口吞噬了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若真是如此的話,這個變態一般的黑洞到底要“吃”掉多少人才能填滿?本以為“食子為食”,“食肉寢皮”這種荒謬至極的言論只會在人類文化水平很低的過去才可能出現,卻沒想在它作為比喻放在這里倒是格外的貼切。作為一個讀者在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冷汗都能不由自主得出來,那作為子孫后代在這里生活該會有多么的無奈啊,希望一次又一次被捶入谷底,試圖用力反擊卻換來血肉模糊般的遍體鱗傷,那反抗久了,失望久了,心寒久了,是不是就不反抗了?夜是不是就徹底黑暗了?

    “夜死了,黑暗統治著這所大公館,電燈光死去時發出的起慘叫聲還在空中蕩漾,雖然聲音很低,但是無處不在。連屋角里也似乎有及其低微的哭泣,歡樂的時期已經過去,現在是悲泣的時候了,人們躺下來,取下他們白天里戴的面具,結算這一天的總賬,他們打開了自己的內心,打開了自己“靈魂的一隅”,那個隱秘的角落。他們悔恨,悲泣,為了這一天的浪費,為了這一天的損失,為了這一天的痛苦生活。自然,人們中間也有少數得意的人,可是他們已經滿意的睡熟了,剩下那些不幸的人,失望的人在被窩里悲泣自己的命運,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世界都有兩個不同的面目,為兩種不同的人存在。”呵,黑夜沒有死,白天也還活著,他們只是換了一個方式活得像是走肉行尸。尼采說過,凡是不能殺死你的,最終都會讓你變得更強。

     但如果苦難不能讓你變得更強,那苦難將會變得毫無意義,你也不配去感動自己。不管是成年人,不管是什么職位,沒有人的日子是過得輕松快樂的。大家都覺得,躲在暖和的被窩里藏在自己的世界里哪怕是痛哭流涕也是一件能讓安全感爆棚的事情,但若是痛哭沒有給你帶來一絲成長的話,你會毫無疑問的依舊痛苦并且一直下去。

     雖然那個吃人的時代早已離我們遠去,我們也早已不是宗法制度的奴隸,但誰也不能保證,在金錢虛名權利之下,我們會不會屈服、會不會猶豫?是嘗試著去改變亦或是重演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