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方課程

聽,我自己的歌 ——高二年級語文課程原創詩歌作品匯編(二)

發布時間:2020-10-26 15:09:42           責任編輯:譚仁梅           點擊次數:5596

IMG_0797_副本.png

我所講的一切,

將對你們也一樣適合,

因為屬于我的每一個原子,

也同樣屬于你。

 

——沃爾特·惠特曼

編者按:

在過去的日子里,作為人類一員,健康自由的年輕人們,我們一起讀詩寫詩,從千年前的《詩經》到志摩的詩,從普希金的大海到惠特曼的《自己之歌》,始終走在大路上,致力于完成一場精神之旅,唱出“我自己的歌”。

通過中外經典文本的閱讀,我們在時光軌跡中看到了一個個覺醒中的“自我”,然后寫下一首首關于自己的詩。借助詩歌的形式書寫自我,抒發情感,直面當下,尋找解決自身問題的無限可能。賦比興、夸張、象征、通感、陌生化、襯托、對比、渲染、情景交融……無論運用怎樣的詩歌表現手法,如同挪威藝術家愛德華·蒙克所說:“我的每一筆都在捕捉那些壓倒性的情感。”,詩歌亦然。本次原創詩歌推送建立在我們對作品的反復推敲、精心修改基礎上,發生在我們“洞穴”里的詩歌分享會之后,相信會是一次不一般的生命體驗。

——高中語文教師 朱琪

2.jpg

11E1  張彧作品

在音樂的階梯上行走


聆聽小雨滴答,

鋼琴上的旋律不斷切換。

跳動的節拍器為它們伴奏,

這是午后最美的聲音。


 

一張木質小矮凳,

一架樸實無華的鋼琴,

幾張泛黃的琴譜,

我童年的珍寶。

 


十二小時的磨練,

指尖與琴鍵的纏綿。

皎潔的月光是純潔的白鍵,

深沉的黑鍵是那望不穿的夜。

 

 

當夜光奏鳴曲一次次喚醒黑暗

無數個星空陪我入眠。

窗外的流星是不幸的,

伴隨它隕落的,

是觸不可及的夢,

注定悲傷的結局。

漸漸地,

思緒翩躚……

 

 

夢里,

金色的音樂廳;

瑩潔的禮服;

隱約鑲嵌鉆石;

光彩奪目。

 

 

臺上,

優雅的起勢

開啟夢的篇章,

干凈利落的和弦,

數個高八度的旋律,

二十四種大小調音階,

匯成一條音樂的河流。

 

 

我沉醉,

我癡迷,

我熱愛。

我在音樂的階梯上行走。


3.jpg 

11E2 易子琦作品

我是誰

 

你問我是誰?

堅定的步伐,昂起的胸脯。

似威風凜凜的獅子,統帥群落的頭羊。

我自信的目光,可靠的肩膀。

擔負著你的信任和我的責任。

 

你問我是誰?

跳脫時安靜,機靈時犯傻。

似頑皮的猴子,慵懶的熊貓,單純的哈士奇。

我率真的性格,真誠的眼睛。

訴說著你的故事和我的回憶。

 

你問我是誰?

叛逆時的狡黠,放松時的任性。

似聰慧的狐貍,自在的樹懶。

享受著你的庇護,堅持著我的執著。

 

我問我是誰?

熟悉而又陌生的我。

粗糙而又細膩的我。

樂觀開朗而又多愁善感的我。

向往自由而又害怕孤獨的我。

我是那矛盾體,是所有元素的結合體。

這樣的我,是我。

或許也是你。


4.jpg

11E2 張蕊作品

吹江邊的風


去江邊走走

仿佛是同你

也僅僅是仿佛而已

 

 

沿著江走

路燈閃爍

對面繁花似錦

黑裙的褶子被晚風撫平

 


手中的玫瑰紅得刺眼

一瓣瓣吹落

在星河泛起漣漪

 

 

船只航過留下浪花

云片片散開

眼中本有星辰大海

卻被水霧覆蓋


 

風好溫柔

我告訴他

等到去了嘉陵江

我們再相逢


5.jpg 

11C1 張韋一作品

自己之歌

從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

花朵就已經纏繞了我的身體。

世界的光芒,

來自于無數的曇花一現。

 

 

看過金銀花的光芒,

感受過葉子花的燃火。

見識過常春藤的團結,

認識了玉蟬花的強健。

可我最后拋棄了純凈的角松,

朝著鮮艷的大巖桐走去。

 

 

愈發深入,

越感到自己已經無法離開。

腳下一絆,

我到在了一個未知的沙漠里。

回首一望,

大巖桐花群已然消失不見。

緩步向前,

已然沒有了一點生氣。

 


重重倒下,

好渴,好累。

重復念叨。

期待著死亡。

但是,

我看到了仙人掌。

 

只是,

他們的身姿讓我無法移開目光。

明明,

在火紅的烈日之下。

卻是,

如此得堅挺且充滿希望。

那么,

我也一定可以。

漸漸,

沙子從身上脫落。

背后,

吹來角松的香氣。

前進,

向著理想的綠洲。


6.jpg

11D2 林霞作品

時間銀行


別加糖,

陽光正依靠在籬笆上。

清晨,

清煙在云端變幻多端。

 

一面昏睡,一面清醒,

輾轉在昨夜的間隙間。

猛吸一口氧氣,

放空。

 

沉浸于悲哀?迷戀于夢境?

儲蓄的時間已然不足。

周圍的空氣都變得黯淡,

影子投射到床腳。

時間負債,睡眠負債,

卻只有長夜懂得積存夢囈。

 

結語:我是誰?我們唱著自己的歌,用一生探索這個問題的答案。在這場靈魂的探索之旅上,有光陰的流逝,有離別后的思念,有觸不可及的夢,也有來自于文學經典背后直擊心靈的震撼。周國平曾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朝圣路,每個人孤獨的路便組成了人類這一時代的精神家園。"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我們擁抱孤獨,卻并不孤單,關于詩、美、浪漫、愛的一切,是我們生存的原因。詩歌中的美好,未完待續。

 

——高中語文教師 朱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