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方課程

海楓線上戲劇節:戲·人生(四) ——高一語文課程古典小說改編劇作《快刀》

發布時間:2020-08-24 16:50:51           責任編輯:譚仁梅           點擊次數:7344

照片IMG_0049(20200824-164531)_副本.jpg

編者按:

在這次以“戲·人生”為主題的“線上戲劇節”主題活動中,涌現出一些改編自我們在語文課程中接觸的經典文學作品的劇本,甚至有一些作品超出了我所給大家的作品素材。對于這些“超綱”作品,我在和學生進行交流之后,決定予以充分的施展空間。于是,我們就看到了更多創造過程中的可能性。今天,為大家分享的作品是戈欣怡、蔡心怡劇組的《快刀》。這部作品改編自《聊齋志異》中的同名作品。

照片IMG_0044(20200824-164429)_副本.jpg

小說原文短小精悍,全篇如下:

明末濟屬多盜,邑各置兵,捕得輒殺之。章丘盜尤多。有一兵佩刀甚利,殺輒導窾。一日捕盜十余名,押赴市曹。內一盜識兵,逡巡告曰:“聞君刀最快,斬首無二割。求殺我!”兵曰:“諾。其謹依我,無離也。”盜從之刑處,出刀揮之,豁然頭落。數步之外猶圓轉,而大贊曰:“好快刀!”

顯然,這是一部擁有空間無限的古典小說,它為學生改編提供的只是一個時代背景,一些社會事件,幾個經典鏡頭,學生需要在這其中進行自己的創作。在指導學生改編作品的過程中,我不斷和負責劇本創作的同學強調要深入刻畫一位官兵的內心世界,同時指出如何賦予“一兵”靈魂,讓他發出自己的聲音。于是,在這幅時代畫卷中有了“梁云飛”這個鮮活的人物,他說:“我又何嘗不想留下他們的性命?我也有妻兒,我也有我的家庭,我也希望天下所有家庭都能幸福美滿!”

那么,我們的《快刀》劇組最終會為我們帶來怎樣的一場舞臺盛宴呢?讓我們從學生的劇本及相關宣傳片、海報來一探究竟!

《快刀》劇組成員:上海楓葉國際學校10E2班戈欣怡、蔡心怡、何翊琳、劉俊麟、黃雯婧、李昊澤、林義凱。


高中語文教師 朱琪

照片IMG_0045(20200824-164450)_副本.jpg 

《快刀》海報 何翊琳作品

學生原創劇本:

快刀 

——改編自《聊齋志異》 

上海楓葉國際學校高一年級 10E2蔡心怡 10E2戈欣怡 10E2劉俊麟


人物表: 

官兵 梁云飛 

官兵 張麻子 

盜賊 王和

百姓甲、乙、丙

官兵甲,士兵 

盜賊甲、乙 


第一幕


章丘,百姓四處逃竄,盜賊舉著刀不停的追趕著百姓們,遠處隱隱約約傳來馬蹄聲。

[百姓哀嚎聲,刀劍聲,馬蹄聲]

[關燈]

[舞臺燈照向一個隱秘的小角落里,百姓甲、乙、丙上場]

百姓甲(微微顫抖,朝唯一的縫隙望去):這已經是第四次盜賊做亂了。那群盜賊中有我認識的王家二哥,他平時雖對朝廷不滿,卻也沒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怎的這次竟也成了盜賊中的一員?

百姓乙(試圖平復自己急喘,一臉無可奈何):那張家小弟也是其中一員。他才幾歲,竟這樣莽撞?要知道,那群官兵可不聽他們的解釋,只用刀直接殺了他們,血流了一街。只怕再這樣下去,盜賊一事未解,我們百姓也要被殺得片甲不留,街道直接染成血紅色!

百姓丙(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哭出聲,聲音顫抖):那馬蹄聲越來越近了……那群活閻王們就要來了!我…我兒子上次便被他們一刀砍掉了頭……他的頭……直接滾到了我的腳前……為何他們從不問問盜賊做亂的緣由呢?

百姓甲、乙、丙下場。

 

[街上,橫尸遍地,鮮血蔓延了整條街。官兵甲和士兵提著染滿血的刀上場]

官兵甲:快,趁著他們還在追捕李大娘水餃店門口的那幾個盜賊,我們趕緊抓幾個活的回去給宰相大人審問。

[盜賊甲、乙被官兵甲和士兵壓上場]

盜賊甲:(虛弱的)我……此生無憾!惟愿家中母親妹妹仍能夠一生順遂……

盜賊乙(被一個官兵鎖住):士可殺不可辱,要殺要剮隨你們便!

士兵:(同官兵甲竊竊私語)這是何意?

官兵甲:(低聲)與當今圣上有關。

士兵:罷了,無需多管,只要帶回去給宰相大人多加審問便知。

[官兵甲與士兵壓著盜賊甲、乙下場]

照片IMG_0046(20200824-164501)_副本.jpg

《快刀》海報 何翊琳作品

 

第二幕

 

[其他官兵已壓走部分盜賊。官兵張麻子與王和上場,他們一前一后走在街上。王和看著手中被染紅的刀,沉默著。]

張麻子:都殺了這么多次了,你怎么還是這幅樣子。

梁云飛:不瞞你說,我這把祖傳的佩刀,絕對是殺那盜賊的一把好手,殺人的時候一下子就能順著骨頭剖開。只是……

張麻子:呵,刀越快,殺的人越多,我們領的賞金就越多,你有什么好憂郁的?

梁云飛:哎……你不懂

(看到一個盜賊的家)

張麻子:誒誒,你快看!這不是上次那個盜賊小頭目他家么。得來全不費工夫,快試試你的刀!

梁云飛(瞇眼瞧):啊...這…這是西街賣豆腐的王家,這一家都是好人,若是趕盡殺絕,未免太過殘忍。

張麻子:你可真是慈悲心腸,你忘記了嗎?我們只能靠著他們的人頭去領賞賜才能勉強養家糊口。你不殺他們,你家人就得餓死。你選吧,反正我是一定殺他們的。

梁云飛:哎,說的也是啊。

[兩個官兵沖進去,先刺死了小孩和女人,王和聽到聲音,從后院匆匆趕來,撲在妻兒的尸體旁,顫抖著摸著他們尚且溫熱的身體]

[燈光聚集在王和以及尸體上,悲痛的音樂]

王和(紅了眼):世間還有沒有公道了,有沒有王法了啊!你殺我就罷了,你為何殺我妻兒!他們都是無辜的,無辜的!

[燈光聚集梁云飛]

梁云飛(崩潰):我又何嘗不想留下他們的性命?我也有妻兒,我也有我的家庭,我也希望天下所有家庭都能幸福美滿!我祖上傳下的寶刀本是為了讓我們上陣殺敵,保家衛國!可現在呢?百姓的糧食必須上繳八成,邊疆上的將士們如同擺設。你們想改善生活,我又何嘗不一樣?可我只能靠著砍掉的人頭換取賞金來養活我的家庭!在這個時代,我只能用我的刀去屠殺那些最無辜的百姓們!不說了,不說了……你,可還有什么愿望?

王和(眼神渙散,沉默):罷了,這世上我已經沒有牽掛了。

[梁云飛把刀輕輕一揮,王和的頭就滾在了地板上。梁云飛提著頭顱下場]

照片IMG_0047(20200824-164509)_副本.jpg

《快刀》海報 何翊琳作品 

第三幕

 

[士兵押著一群盜賊上場,激烈]

士兵:識相點!別亂動!

盜賊甲:我也曾是一個教書先生,要不是那狗皇帝,我萬不會淪落至此!

士兵:是你自毀前程,怎的怨旁人。

盜賊甲:我家一直不算富裕,但日常維持生計是綽綽有余的。但這些年百姓的稅收實在是太高了,狗皇帝簡直是毫無人性。

盜賊乙:當今那昏君真以為屠殺就能國泰民安?

士兵:你們這種人就是該死!

盜賊乙:這朝堂太過愚昧了,不愿意認識自己的問題,這樣下去改朝換代是早晚的事,我期待這那一天的到來。

盜賊乙:就這?有種把百姓統統殺光好了!

士兵:這話說得跟圣上針對百姓一般。

盜賊甲:我從原本的家境富裕到現在的家徒四壁,真是多虧了當今那狗皇帝。

士兵:你們這些人敢辱罵當今圣上,該死!

[士兵抽打盜賊]

[梁云飛提著頭顱,和張麻子上場]

盜賊甲:這王朝必是要滅,等著瞧吧!

梁云飛(愣住,無奈的說):哎…這王朝滅不滅我們說了不算。大家都不容易。

盜賊乙:聽說你的刀最快,斬首時決不會割第二次,請你用那把刀殺我。

梁云飛:你真的考慮好了嗎?這一刀下去,你這一生就結束了。

盜賊乙:不過是那一下而已,這時代已經沒有值得我留戀的了。

梁云飛同意了:哎,好吧,你跟著我,不要離我太遠。

這個盜賊跟著他到了行刑的地方,梁云飛一刀揮下去,那盜賊的人頭一下子就滾出去數步之外,在地上轉動未定時,口中稱贊:“好快刀!”

照片IMG_0048(20200824-164520)_副本.jpg